最近看了王树述坤老师的这本抛砖集,后面几章重点是在讲日中翻译时应当注意的问题点。想起业界内褒贬不一的某村上春树专业户的翻译风格,似乎“信达雅”三点中对“雅”强调过度,反而忽视了“信”与“达”。况且原文还是村上春树这种大家之作,如果放任的想法去过度意译的话,不就根本忽视了原作者本来的风格,完全被演绎成了另外一篇文章了吗。

再者,虽说翻译是再创作的一个过程,但如上述无视原本文风只用译者自身的想法去演绎的话,岂不是本末倒置,起不到一个文化交流传播的桥梁作用了吗。但是,如果完全按照原文风格去演绎的话,由于文化差异及两国文学语感、语法之间的差异,无法将内容充分传达给读者的情况也不在少数。

取得翻译三元素之间的平衡感对于我等菜鸟译者来说真的是一个巨大的难题。单纯直译无法达到“雅”,过分意译又无法“信、达”。

比如现在,我正在翻译一本历史小说。时代是日本大化改新之后的飞鸟时期,一部宫廷爱情小说。当时中大兄皇子仍未即位为天智天皇,近江令还未颁布,“天皇”一称号仍未出现,所以书中所称的都是当时奴隶制下倭国最高统治者的称呼“大王”。但是对于对日本古代史了解不深的中国读者来说,“大王”这一称呼过于生僻,无法充分传达出其含义。但是此时仍未使用“天皇”一称呼,擅自使用又觉得欠缺时代感,实在是难以定夺。

记得上学期,我经常跟指导老师起争执。指导老师经常强调的一件事就是做翻译尽量不要去改变文章的风格。而我认为既然是面向我国读者,那么我国读者读起来朗朗上口才是重点。现在想想,指导老师所述之事不无道理,果然是有经验的人。如果以后真的投身于业界,因为“改变文章风格”而惹上官司,那还真是冤枉得很。

评论
热度(3)

© Ehrd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