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轻的私怨与友情(夏亚回忆录)


(配图:北爪宏幸)

得知父亲死亡的意义是在我们逃亡到地球之后。

金巴.拉尔给我们讲述了父亲的理想。

压抑着对扎比家的憎恨,无谋的我只身来到以父亲名讳命名的殖民地。

那时起,我开始伪装自己,并结识了扎比家的四男卡尔马。

对于孤独又无力的我来讲,卡尔马是支撑我生存的复仇对象之一,另一方面,他也逐渐成为了我挚友一般的存在……

看着他清澈的眼眸,曾无数次让我仿若找回真实的自己。

(出典: 《机动战士Z高达-Best Hit Series》 秋田书店 1985)


高达The Origin几度被人诟病为同人作品,毕竟不是富野写的剧本,而是当年的主创之一安彦良和对于富野创造的初代高达加入自己理解所做成的二次创作。暂且不谈什么CP不CP的,我觉得把眼光只放在谁和谁谈恋爱上面实在是太狭隘了,安彦对于卡尔马和夏亚军校时期的描写,并且对于一些两人互动的细节描写,我认为不过是想赋予夏亚一个完整的人物性,一个并不是为了什么大义,只是为了私怨而翻弄整个吉翁的“人”的私心,以及被他深埋的,原本身为“温柔的兄长”的那个部分。我认为,他害死卡尔马之后的空虚,以及整部最后一句台词“卡尔马,这是我给你的饯别礼,和姐姐在那个世界好好相处吧”都是他对于卡尔马的友情体现。

这就不得不谈一下安彦良和这位作者了,我看了不少他的作品,他最擅长做的就是把一个神化的角色“拉下神台”,他会把暴君尼禄描写成一个每晚做噩梦,要自己心爱的奴隶陪在身边才能安稳的小人物,也会把基督耶稣描写成一个被民众强行推举为王,且没有复活的“普通的大叔”,那他将夏亚.阿兹纳步这个角色描写成一个会孤独,会彷徨,会将心理成长停滞,一直留在失去母亲的那个时点的“永远的少年”就再正常不过了。

扯远了。

总而言之,谁再说什么,夏亚对卡尔马只有利用和算计,丝毫没有产生过感情,就可以把公式书上面这段直接拍对方脸上,就说我教你们的,别客气。

评论
热度(17)

© Ehrd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