搬运一些以前翻译的机战Z2破界篇剧情对话。

不标注多少话了,因为我已经忘了……

因为当时就只是翻译给自己和一些z2同好看的,所以翻译用词都特别……我流。就不要介意这种小事啦,不明白的地方自己意会下吧!(等

翻译是2012年的了,那时候我还年轻,还很可爱,括号里的内心os就当没看到吧,现在看上去土土的,但是好可爱啊哈哈哈哈。(。

——————————————————————

(开会中)
苦劳(推门进来):打扰一下。
锁定:抱歉啊苦劳,我们现在正在商量打击盗版高达的事情,集团内部开会呢。
苦劳:切每个月就给我那么点薪水,现在有点事就不打算让我参与了?
锁定:这么说来,你……好像也算是我们公司的试用期员工来着
苦劳:真不想记得啊。那可是我一生一代的大赌博哎。
阿雷:果然,你那时候是在演戏啊。(废话谁要加入你们这黑公司……)
锁定(一脸贱笑):嘛……反正走到现在,怎么样都无所谓了。(请曲解(喂)
部门经理:不好意思啊,苦劳。但是打击盗版这事必须由我们亲自解决才行。
苦劳:要是我知道盗版商的窝点,又如何呢?
太太:神马!?
苦劳:以前打小怪兽时候总是让小BOSS逃跑于是我就跟主任要了个发信器
锁定:难道说,你在之前的战斗里……
苦劳:没错哦。我给盗版高达安了个发信器上去。而且貌似还被没发现,所以能锁定他们现在的所在位置。
部门经理:我知道了,苦劳。所以你想要多少奖金?
苦劳:嘿……不愧是经理。上来就知道我想要啥。
阿雷:因为是你这家伙。我们早做好了破财消灾的准备了。
苦劳:不过很遗憾。我也不是那么单纯的家伙。我一个子也不要,这情报是免费提供的哦。
太太:神马!?
阿雷(超惊讶脸):你说真的吗?
组员女A:讨厌……我不是在做梦吧?
组员男B:啊咧……我的耳朵好像出问题了……
苦劳:喂喂……!你们以为我是什么样的守财奴啊究竟!?
锁定(一脸贱笑):你这是自作自受啊。
苦劳:……哎你说的也是。
部门经理:但是,这样真的好吗,苦劳?
苦劳:交换条件是。清除窝点时候你们得带我去。而且我想这种话SMS、D组和ZEUTH的家伙们也会这么说。
部门经理:大家都看不顺眼他们吗?
苦劳:啊啊,那当然。把民间人卷进战斗的家伙我们不能就这么放着不管。
阿雷:你有时候还真是正经的让人觉得意外啊。
苦劳:觉得意外可以省略掉。
锁定:你打算赎罪吗?
苦劳:随便你怎么想。
组员粉毛妹子F:(内心)锁定……你究竟对他了解多少……?
部门经理:谢啦,苦劳。这个情报我们就收下了。
苦劳:现在马上要出击吗?
部门经理:再让我稍微考虑一下。虽说他们确实现在也算是我们公司下属的职员,但是……
苦劳:我知道啦。
傻那:……
太太:傻那,你上哪去?
傻那:到外面呼吸新鲜空气。
苦劳:那家伙看上去有点按捺不住的样子啊。
锁定:对于傻那来说刚大木是很特别的存在啊。因为那样的缘故对于盗版一事他会有很多想法……

——————————————————————

苦劳:喂,锁定……不是说好跟盗版商打架的时候要叫上我的吗!
阿雷:因为说三对三公平起见,他们连我都给扔下了……
苦劳:真是的……我得跟他要违约金。
锁定(严肃脸):……
苦劳:喂……你在听吗?
锁定(严肃脸):不好意思。我今天没有心情跟你说相声。
苦劳:锁定……
阿雷:妈妈,傻那……究竟发生啥啦?
傻那:……
太太:先打架,之后再说。

(打完架之后)

锁定:说好了的,傻那。跟我过来。
傻那:知道了。
奥兹马:等等,锁定。你们要去哪?
锁定:抱歉了,奥兹马少校。我说不定已经找到了必须打到的敌人。(大哥你中二了)
葵姐:难不成你指傻那!?
桂:喂喂……突然你们这是闹哪套。
MF舰长:好像没有想要说明的意思啊。
锁定:啊啊……根据情况,估计会演变成把我从ZEXIS……不,从CB除名的情况也说不定。
组员粉毛妹子F:锁定……!
部门经理:知道了……随便你吧。
锁定:谢啦,经理。太太、阿雷……拜托你们给我当个见证人。
太太:……知道了。
阿雷:知道了。同样作为正式员工给你作担保。
苦劳:见证人什么的,你……
锁定:苦劳,估计到时候你能从临时工转正也说不定啊……那就这样,走吧……
傻那:啊啊……

(然后就是小岛开会……跟原作一样不管了。)
(傻那发表了我就是刚大木的言论后两个人笑抽,太太看着他们说原来这就是人类啊……不得不说太太你错了,请不要成为这样的奇怪人类。)
(之后苦劳来了)

苦劳:事情了结了?
锁定:你全听到了吗,苦劳?
苦劳:话是这么说,但不是故意偷窥,你家经理拜托我的啦。然后我听到笑声就过来了,之前说了啥我都不知道哦。
锁定:是吗……
苦劳:所以究竟发生了啥事快说说吧。笑成那个样子,肯定有很棒的爆料不是。
锁定(笑):不好意思。那个爆料是机密事项哦。
苦劳:切……你对临时员工搞差别待遇啊。总之,快给后面等着的家伙们一个合理说明吧。(其实这帮人一直在偷窥……)
桂:哇真是紧张死我了。跟平时的气氛完全不一样啊。
葵姐:从脱离的时候开始,现在又是锁定哥拿枪指着傻那什么的,这种气氛真是
阿波罗:哎……真是让人担心啊。
阿鲁特:总之真相呢,反正也不会对我们说明的吧……
古兰:好不容易和解了却不告诉我们发生了什么事情的话,我们可不能接受哦……!
卡洛特:但是,太好了。看上去你们已经和好了。
卡喵:是啊。而且并不是勉勉强强,而是从内心和解了的样子。
基神:因为一直在一起战斗的缘故……而形成了其他人所不知道的羁绊。
小鸟:就是这样。(果然翁啊你……)
波比:真是太好了,傻那酱也是锁定也是。
奥兹马:好了,大家散伙!赶紧回战舰吧!

傻那:ZEXIS……
苦劳:好了,傻那……为了让大家安心,跟锁定搭搭肩膀拉拉手。当然要笑着。
阿雷:就算不做那种事,大家应该也都能看出来的吧。
太太:那么我们也回去吧,回去CB……回去ZEXIS……

苦劳:……看来那块疙瘩很好的消除了呢。
锁定:你这家伙……果然一直在偷听啊。
苦劳:说什么呢。反正你不是也早就挖了我的老底了。
锁定:不好意思啦。总不能让可疑的人呆在身边吧。Fire Bug……你也呆过作孽的部队呢。
苦劳:你也想突突了我么?
锁定:(严肃脸看着苦劳)……(笑)不……我才不拿笨蛋当靶子。
苦劳:(一脸贱笑)谢啦。这真是对我最差的褒奖啊。
锁定:(笑)还是一样说的很漂亮啊。你那些无聊的玩笑!

——————————————————————

(Frontier船队潜入任务)

苦劳:这就是Frontier船队的居住区呢……
迪奥:真是整洁的街道啊。跟我们的殖民地完全不一样。
锁定:因为说不定从出生到死都要一直住在这种地方啊。为了不产生出多余的刺激因素,所以在环境的塑造上比一般条件下还要用心。
苦劳:确实。跟每天都在悬崖边上晃荡的我的日常比起来不知要健康多少倍。
锁定:基本的资料已经通过ヴェーダ入手了,我们的任务只剩下了直接探查街上人的反应。
苦劳:看来スメラギ桑比起上面的人的政治冲突,更想看市民们的事情啊。
迪奥:虽说这个我知道……但是为什么スメラギ桑要选这两个家伙作为潜入成员哦?
傻那:………
希罗:………
迪奥:在这个健全整洁的街道上,这两个家伙也太显眼了。
锁定:傻那作为Meister也接受过应对这种任务的训练,能把市民的角色演绎的很好的。那边的希罗就…
希罗:………
锁定:嘛,这个…该怎么说呢,呃…遇到不备时作为工作员的手段还是让我期待一下吧。
迪奥:分明就是已经失去信心了吗!
苦劳:真是的……作为领队还都是由一群苦情缠身的成员组成的啊。(青山还没来,苦逼组人整个齐了……不愧是苦逼组,看孩子的任务就交给你们了…………
苦劳:呃!撞到人了吗!
阿鲁特:啊……对不起。我在想事情。
苦劳:学生仔啊…。刚好,能不能给我们填份问卷啊?
阿鲁特:问卷?
锁定:社会学的讲义啊。想要调查一下关于此次时空震动人们的想法。我跟那边的下垂眼在做教授的助手。今天是带研讨小组的学生出来实习。(这个设定听上去不错!(喂
苦劳:(但是,像这种笑话一样的设定,要让轰动世间的驾驶员去做这种街头调查……)
迪奥:(要是有意见的话就去跟スメラギ桑说吧。嘛……非特定多数人的声音刚好最适合用来构思呢。) 

阿鲁特:对不起…我不喜欢做这种事。
傻那:麻烦您了。我……如果这样下去的话学分就有危险了。如果在今天之内没有集齐30个人的问卷的话,就要被留级了哦。
阿鲁特:这样啊…
傻那:你们俩也快来好好拜托人家吧。你们跟我的境遇不是一样吗。
迪奥:知,知道了啊,班长。
希罗:………
傻那:像这样死板可不行哦,你。
阿鲁特:(还必须要一边照顾不良学生,这家伙可真辛苦啊…)
傻那:麻烦您了。并不是很费工夫的事情。
苦劳:(干得不错嘛,傻那。演学生演的真棒啊。)
锁定:(对吧?Meister可不是吃干饭长大的哦。)
苦劳:(但是,平时他要是也能这么亲切的话该多好。)
锁定:(这个我也略有同感。)

——————————————————————

苦劳:很好……很好很好……终于快看到终点了
锁定:那个终点是世界和平?还是还清欠债?
苦劳:你听见了么……!?
锁定:话说在前,可不是我一个人哦
女王:总觉得是个超小气的男人呢
绿毛:那个……好像很不容易的样子,请加油啊
傻那:………
苦劳:内什么…傻那啊…这种时候反而不说话的家伙反而让我觉得压力好大啊…
傻那:我没话跟你讲
苦劳:…好像被放弃了啊,我
傻那:对你的评价从刚遇到那会就从没变过
苦劳:从最初开始就不值得一提啊…
女王:(前面那半句没看明白)我必须要跟格蕾丝联络去了
绿毛:我也要去跟艾尔蒙讲一下我没事
苦劳:原来如此啊。歌姬们要去给经纪人传送消息。那,傻那呢?
傻那:我也有想发邮件的人
苦劳:难道是女朋友?
傻那:……
苦劳:那是,男朋友吗?
傻那(怒):……
苦劳:…对不起
锁定:你那无聊的笑话对傻那是不管用的啦
苦劳:对摔门太太和激励哥和ZERO和藤堂旦那还有希罗杜洛华和五飞也一样啊
锁定:现在你知道还能跟你配合一下的我和青山他们的宝贵了不?嘛……这也是苦逼组的职责所在嘛
苦劳:我以为作为歌姬们的向导是额外利益啊。话说你自己没有想得到联络的对象吗?
锁定:就算有也是在无法取得的地方啊
苦劳:这样啊…但是,一定能传达到的吧。如果世界变得和平的话。
锁定:你这家伙…也偶尔会说一点中听的话吗
苦劳:呜……接下来的目标是提高平均安打率。(没看懂这句|||)
锁定:别勉强了。偶尔的好运气会把周围的人吓着的。(同没看懂|||)
苦劳:要说勉强的话,你又怎么样?
锁定:你指啥?
苦劳:凯茵和米歇尔也很担心啊。只用一只眼睛战斗…对于精密射击的负担会不会太大了
锁定:这种事情…
苦劳:这是你的事情啊。就算周围再怎么劝,你也不会停止战斗的吧。
锁定:你说的没错。所以关于这个话题就到此为止吧。
苦劳:了解,但是让我最后再说一句。
苦劳:不要勉强自己。
锁定:啊啊…因为我必须做的事情还没有全部了结啊。
苦劳:那,我们也去クォーター吧
锁定:对哦,现在庆祝会的气氛应该正热呢。

——————————————————————

(这段忘了之前在说什么,后来zero的头盔滚了过来,大家开始抢头盔。很热闹的一段。)

隼人:嗯……我觉得你开嘴炮是赢不了zero的。
卡米娜:这不是嘴上功夫好不好的问题。老子不管什么时候都只会按照自己的想法拣选说出的话!
ZERO:………
卡米娜:老子才不会输给像那种隐藏自己本意,只会将冠冕堂皇的话挂在嘴边的家伙!

——————————————————————

???:………

卡莲:啥…!?

西蒙:是Z、ZERO的人头!

甲儿:不是啦!这是那家伙的面具!

???:喵?

阳子:有叫声!?

瓦太:是猫啊!猫跑进了假面里面!

迪奥:ZERO那家伙,被猫把面具偷走了吗!

卡米娜:这是个机会啊!

阳子:哎!?

卡米娜:把这个假面抢回去,卖那家伙个人情!顺便拜见一下那家伙的真面目!

卡米娜:西蒙、罗修、阳子!甲儿、瓦太!红莲团的全员给我全力追捕那只猫!

甲儿:我们也被算进红莲团了吗!

瓦太:来吧,甲儿!把假面送回去的时候就能看到ZERO的真相了!

甲儿:……也对哦。这回被看到了可不是我们的错啊。

卡莲:不会让你们得逞的!

卡莲:迪奥、希罗!我们黑之骑士团要先一步把假面取回来!

迪奥:我们是这一队的吗!

卡莲:我们不是在Ghetto一起战斗过吗!不许说不干!

希罗:…任务了解。

???:喵~!

瓦太:啊!猫咪逃跑了!

甲儿:瓦太!去吧马兹喊来!那家伙的超能力也能派上用场!

卡莲:迪奥!去吧天人叫来!既然结为了同盟那些家伙也得帮忙!

迪奥:哦、哦!

卡米娜:开始咯!红莲团和黑之骑士团的夺物胜负!

 

~相模湾沿岸 仓库地区~

甲儿:我觉得猫是逃进那边了…

瓦太:马兹!赶紧做点什么吧!

马兹:别难为我啊瓦太。我的超能力也不是万能的。

卡米娜:拿出气势来,马兹!我们绝对不能输给黑之骑士团!

柿小路:请放心吧,卡米娜君。竹尾集团公司的全体员工也将予以协力。

赤木:21世纪警备保障也是啊。在暗黑大陆受你们的照顾了。

卡米娜:很好!这下人都到齐了!我们一定能抓住胜利!

 

卡莲:迪奥、希罗、傻那!红莲团也别慢慢吞吞的!

迪奥:用钱雇佣苦劳,让那家伙去干不就好了。

卡莲:怎么能拜托苦劳那家伙!就让我们来取回面具!

锁定:冷静点啊,卡莲。乱来一气的话反而更加找不到了啊。

卡莲:那,就用你们自豪的ヴェーダ来追踪猫的移动轨迹!

太太:怎么能用ヴェーダ来做这种事。

卡莲:“这种事”是什么意思啊!这可是在保护ZERO的真相…

卡莲:!

迪奥:怎么啦,卡莲?

卡莲:我要藏起来一下,之后就拜托了!

锁定:那家伙搞什么?

 

露露羞:啊…

迪奥:你不是那个阿修佛德学园的…

露露羞:迪,迪奥君和希罗君吗…。在这种地方见面还真是奇遇啊。

阿雷:(他是迪奥他们的熟人吗?)

傻那:(阿修佛德学园是在东京租借内为不列颠子弟所建的学校。)

傻那:(希罗尤和迪奥麦克斯维尔作为潜入工作的一环,在那里做过学生。)

锁定:(那边那个家伙,就是那时候的校友吗。)

傻那:(黑之骑士团的红月卡莲也是那里的学生。应该是为了隐藏自己参与反政府运动的事实。)

迪奥:确实,要怎么跟露露羞讲呢…我们是来打工验货的,你呢?

露露羞:我…

露露羞:(预测猫的行动结果却遇到了他们!我做的这个事情是何等的失态啊!)

希罗:你…

露露羞:啊啊啊啊!

迪奥:怎,怎么啦?

露露羞:我!是为了消除压力才来这的!

希罗:压力?

露露羞:对啊!作为学生会的副会长我可是积攒了很多压力的!

露露羞:所以,就要像这样到没有人的地方大声吼叫!

露露羞:呜哇啊啊啊啊!

希罗:………

露露羞:呀吼哦哦哦哦哦!!

迪奥:这,这样啊…你也不容易呢。

露露羞:哈,哈哈哈!这个是要跟学校里的大家保密啊!那么我先走了!

露露羞:(做了这么奇葩的演出的话估计那些家伙就不想靠近我了…之后再去一个备选的地方!)

 

锁定:那家伙,搞什么飞机啊…

阿雷:还真是特别的啊,那家伙…

迪奥:啊,啊啊…我还以为他是个挺冷静的那种家伙…

锁定:皇小姐来通信了。好像已经找到了猫的所在地。

迪奥:不愧是战术预报士!赶紧走吧!

——————————————————————

(结成后的参会)

露卡:啊…苦劳桑,在吃饭呢啊。

苦劳:哦,因为今天是B班的Lunch Time嘛。

苦劳:ZEXIS真是不错啊。还会好好地给队员配给伙食。

锁定:不配给的时候,你要怎么过?

苦劳:大概有半周的午饭都是只喝水过来的。

锁定:还真是严酷啊。这样的话吃饭的日子里就要多补给一些营养啊。

苦劳:不过,剩下的一半日子里午饭可也只有砂糖水啊,

迪奥:甲虫吗你是!

锁定:没有钱的日子真是听的人都觉得伤感啊。

露卡:真是不容易啊,苦劳桑…

苦劳:呵呵…小少爷是不会懂的啦。

苦劳:啊,露卡…你找我啥事?

露卡:有要找苦劳桑的通信进来,要怎么办呢?

苦劳:找我的…?那,估计是主任吧…

锁定:喂喂…ZEXIS的存在这么明目张胆的宣扬真的好吗?

苦劳:我的雇主啦。好不容易有了住处连这种程度的事情都不说的话又要被鸡蛋里挑骨头了。

苦劳:刚好。我把我那比鬼还要恐怖的上司介绍给你吧。

——————————————————————

结果通信接进来是死有钱人,上来就说哎嘿嘿嘿穷光蛋你还好吗哎嘿嘿嘿穷光蛋我好想看你失败哦好想看你被次元兽OOXX哦我好开心哦啦啦啦啦啦巴拉巴拉巴拉,然后苦劳直接把通信摁断了……

后面露卡和锁定问这是什么人……

——————————————————————

锁定:究竟是什么人啊,那家伙…

苦劳:阿克西昂财团的总裁…也就是世界上最有钱的家伙啊。

苦劳:就像你看到的,品性跟钱袋完全是反比啊。

锁定:那你是想说身为穷光蛋的自己品性很高尚吗?

苦劳:我可没想这么说哦。

(总结,甜。(

——————————————————————

(这段是傻那在战场上跟敌方白兵相见回到战舰发生了史上最撕心裂肺母子争吵之后希罗跑去找他的对话)

迪奥:这么说,还没跟你们介绍希罗的事情呢。
迪奥:哎……那家伙跑哪去了?
卡莲:希罗的话,他去找傻那了。

希罗:………
傻那:你干嘛?
希罗:做出那种事,你在想什么?
傻那:跟你有毛关系。
希罗:快回答我。
傻那:…什么也没想,身体自己动起来了。
希罗:只是感情用事吗…
傻那(瞪):………
希罗:我不觉得放任感情行动有什么不对。这是我体会到的。
傻那:你…

甲儿:那对无口组之间好像发生了什么的样子。
马兹:是啊。就像世界正在改变一样,他们也有了一些变化啊。
迪奥:但是,ZEXIS还是前途多难啊。

——————————————————————

大概就这么多了,再世篇就不贴了。6年前的翻译了,现在看看其实还挺逗的……

老图就不发了,就酱!(遁

评论
热度(2)

© Ehrd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