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シャアガル/赤紫】Their Thirty Bad Ends[BE三十题]

10这口刀…

蓝调海市蜃楼:

#《他们的三十个坏结局》by蓝楼


#参考大众版自己写的题


#脑洞废……慢慢来,bug和ooc都属于我


#我对小少爷从0079tv版开始爱


#然而沉迷他的BE……


#大多原作和GTO背景,有点其它,含有其他CP元素




#




1. 永远




“夏亚,我打算加入公国的地球军。你会来吧!”


毕业典礼开始之前,卡尔玛特意在队列外拉住自己金发的友人,优雅俊秀的面孔上绽开明快笑意。




小少爷晶亮的琥珀色瞳仁里,满盛这个年纪特有的意气风发。他的身姿比起初入学时更为挺拔矫健,只看外表已经摆脱了娇生惯养之类的形容。




“我卡尔玛•扎比背后的位置永远会为你留着!”




“如果能成为你的助力,就再好不过了。”


他的友人也许在深深凝视他,滤光镜片后的视线暧昧不清,但唇角确实带了笑。


“我会珍惜这个永远的专用位置的,到那时,彼此托付性命去作战吧。”




#




2. 阴谋




夏亚少佐对卡乌攻击空母的内部构造进行了仔细考量,尤其亲自调试了通讯设备。




#




3. 单向错觉




政治家的末子身边总是不可抗力地聚集起虚与委蛇的谋求利益者。幸好他还拥有一份对等而纯粹的友谊。




能结识夏亚这个最好的竞争对手和挚友,卡尔玛觉得自己用掉了一生的幸运。




#




4. 不会实现的约定




“等这次战争结束,我们俩再去殖民卫星的剧场当搞笑搭档怎么样?”




#




5. 无意义的怀念




他晃动酒杯,球形冰块在蜜色酒液中折射出网状光斑,像某人剔透的眼睛。




那位眼神澄澈的友人一直学不会品尝小麦酿制的酒,对于葡萄酒的知识倒是信手拈来。




“真是少爷风格啊。”




#




6. 复仇




卡乌坠毁的爆炸声中,金发青年从扎古的主摄影机画面看着被火光烧红的夜幕,摘下了面具。




他得到了什么呢?又失去了什么吗?




#




7. 禁忌话题




“卡尔玛,你可以不必出击的。”


年轻的司令带上战斗服头盔时,金发红衣的少佐从他背后说道。




“我得向姐姐有所交代。”卡尔玛扯了扯领口确认固定,口吻和回望向友人的视线中比起无奈,更多是出于荣誉感的自傲,“没有家族的你大概不会懂吧。”




他没有注意夏亚闻言微怔后的沉默,转身奔向驾驶舱。




#




8. 错过的可能性




「如果我起兵反对扎比家的政权和现在的吉翁,你还会在我身边吗?」




这份迷思在卡尔玛心里最深处生长,被恐惧感和动摇层层掩盖,最终泯灭于死亡的黑暗。




#




9. 杀意




夏亚帮他扣上作战服领口时,不知为何,卡尔玛有些不敢对上友人深色镜片后的眼神。




#




10. 最后的谎言




“我会将胜利的荣光献予你。”




#




11. 陌生人




“你是我的朋友吗?”




病床上的男人无辜幼鹿般睁大琥珀色眼睛,垂散的紫发间,皮肤上烧伤和手术缝合的疤痕依稀可见。




他对面的金发男子摇了摇头。




#




12. 不可调和矛盾




他们的剧本并不是罗密欧与朱丽叶。




该说是哈姆雷特吧。




#




13. 不再有的触碰




夏亚偶尔会想起,那个人在相拥入眠时,喜欢抚摸他前额发丝的小动作。




#




14. 从未相遇的话




“大佐也会看娱乐杂志呀。”


巧克力肤色的少女端着咖啡走过来,视线落在金发军官手上的期刊封面。




“是弗拉纳冈博士那里带来的。”夏亚接过热气腾腾的马克杯,随手放下了刊物。




翻着的那页上是一支在地球圈崭露头角的反战主义乐队的专访。写真中年轻的主唱挺拔英俊,紫色长发高高束起在脑后,浑身笼罩在艳丽的锋芒中。




#




15. 原罪论




“听得到的话,就去诅咒你出身的不幸吧。”




#




16. 过于年轻




学生时代,卡尔玛被夏亚怂恿第一次偷偷尝试谷物酒。遮去度数的酒瓶很快空了一半,想看室友出洋相的始作俑者被揪住金发狠狠送了个麦芽气味的吻。那之后,他们也做过接吻以外的事情。




一年战争中期,某个酒馆内。身着白色西服的金发男人点了杯威士忌,坐在吧台前小口啜饮,直到屏幕上扎比家末子葬礼的直播结束。




#




17. 曾幻想挽回的




夏亚记不清在纽约市区的那处废墟中,他是否有过救出卡尔玛的机会。




#




18.“更重要的”




那时他心中复仇的火焰高于一切。




“回忆时才肯承认意识到过更重要的事情,已经毫无意义了吧。”




#




19. 自我欺骗




“失去朋友是遗憾的,但我没有为此悔恨过。”




“大佐在说谎呢。”




“……有的时候不用那么聪明,拉拉。”




印度少女轻抚靠在肩上的男人的头顶,她想他似乎在哭泣。




#




20. 完美的假面




曾经有几个过于温馨的瞬间,夏亚几乎以为自己真的放下了仇恨,毫无隔阂地深爱着对方。




#




21. 不属于这个宇宙的圆满




金发男人脱下常日身着的赤色军服,慢慢穿上几天前就精心挑选的定制白西装。搁在手边桌上的面具也换成了时髦的墨镜。




“西~好慢啊。”紫发的年轻人推门而入,一身正装打扮,发型也精心梳理过,“你不来的话婚礼可没法开始哦。”




“这就来。”




一会后他站在教堂门口,身边是兴奋得脸颊泛红的小少爷。




“西你看,伊谢莉娜的婚纱是我们订婚旅行时在德国一起挑的,很美吧?”




金发的伴郎看着款款走来的倩影,点头回应,却没法露出此刻该有的笑容。




#




22. 确实存在过的




回应醉得迷迷糊糊的小少爷的亲吻时,夏亚并没有带着任何目的。




#




23. 毁灭性偏执




联邦的新型MS实力之强,夏亚对此最清楚不过。即使他完全不暗中干涉,卡尔玛也很可能会在对WB作战中牺牲。




但这是他不想允许发生的。




既然已经来到身边,就必须经他之手将这段情谊和友人的生命一同葬送。




#




24. 温度过低的视线




卡尔玛戴上家徽时,从夏亚眼中感到了寒意。




#




25. 选择性遗忘




“卡尔玛,你终于醒了!”德兹鲁眼泪横流哭得扭曲嶙峋的脸在他眼前放大,“夏亚那小子是怎么保护司令的!我要降他的级!”




他皱眉,踌躇地开口:“哥哥,……你在说谁?”




#




26. 梦魇




拉拉打开暖色的床头灯,转身安抚惊醒的金发男人。




“又梦到他了?”




#




27. 输家




吉翁士官学校的年级前两名比赛过情人节收到巧克力的数量。




“看来这次我的运气要多一份呢,卡尔玛。”夏亚举起手里宝石蓝色的盒子,促狭一笑。




小少爷却难得没和他呛声,咬住下唇别开了视线,红云从脸颊飘上耳尖,暗中祈祷盒子上自己左手的字迹不会被认出来。




他从最开始就输了。




#




28. 替代品




紫色发丝和绿色军服。




弗尔•伏朗托隐约意识到这并不是巧合。




#




29. 与我无关的幸福




牙流馬拖着便携旅行箱兴冲冲地奔向友人的住处。好不容易混水摸鱼从德国溜回来了,他已经等不及想用积累一年的热情给西一个拥抱。




在远远望见那栋公寓时他停下脚步。




楼房外侧的狭小阳台上,金发男子和蓬松棕发的少年亲密依偎着,仿佛拒绝被任何人打扰。




#




30. IF




“你还不明白吗?现在的我们是敌人。”




金色MS的驾驶舱在他眼前打开,那个自称库瓦特罗•巴吉纳的男人举起了枪。




#



评论
热度(31)
  1. Ehrde蓝调海市蜃楼 转载了此文字
    10这口刀…
  2. Lawrence蓝调海市蜃楼 转载了此文字

© Ehrde | Powered by LOFTER